【鬍鬚藍談歷史】關於三國時代龐統的真實面貌(四)

論龐統(觀點補充-4)
【鬍子哥觀點】
龐統真才實學到底如何? 為什麼在跟劉備交談之後,竟可以讓劉備如此信服?
鬍子哥個人是滿喜歡<三國演義>龐統跟回答孫權的話:「不必拘執,隨機應變」
如前面所提,龐統以儒家尊德為本,縱橫捭闔權變為用,從這點來看的話,龐統是務實很懂人情世故的人。所以如何輔助君王達到王道天下,必須以德為本,但又不能拘泥教條,需要懂得變通應用,戰場千變萬化,兵法運用之妙存乎一心,需要隨機應變,不是光打著一個仁德招牌就能打遍天下無敵手(劉備以仁德為號召,但是北方士族不買他的賬),要行王道也要先能取得天下,宋襄之仁只是無用的笑話。
在龐統為周瑜扶靈到東吳,即將返回南郡時,好友顧劭留他下來聚餐過夜。
顧劭問龐統說:「你評論過許多知名人才,那你個人覺得我們兩個如何呢?」
龐統回答說:「教化社會風俗,品評薦舉人才,我實在不如你。但是如果是談論起帝王秘策,如何掌握攬、倚、伏三項要點的精髓要點,我就稍微厲害一點。」
可惜的是現今並沒有龐統帝王秘策的流傳,但從關鍵字來看,或許不脫離法家「法、術、勢」與縱橫家「捭闔策」兩者結合應用之道,也搞不好是指如何利用掌握權變局勢進而經世治國之策。
劉備被稱為有高祖之風(劉邦),本人喜歡鬥犬賽馬、熱愛聽音樂、但是對唸書比較沒有興趣,對於只會光說教條仁義的儒士,是非常討厭的,與人相交則以性情相契(真誠率性)為基礎。在跟龐統深入交談之後,不僅佩服龐統才學,更是性情相契。
《九州春秋》記載,龐統對劉備說:「荊州已經殘破不堪,人才豪傑已經殆盡,東邊有孫吳,北方有曹魏,想要藉由荊州三分天下鼎足的策略,勢必無法達成。現今益州地方產物富饒民壯強盛,只要有了益州,所需要資源都能提供,而不至於匱乏」
劉備回答說:「目前跟我水火不容者,是曹操。他以急切為稱,我以寬厚為稱;他以暴虐為稱,我已仁德為稱;他以佹僪巧變為稱,我以忠誠待人為稱;只要我跟曹操立場風格相反,就能成就大事。現在因為奪取益州的事情,自砸招牌失信於天下,我不太想要這麼做。」
龐統回答劉備說:「該權謀應變的時候,本來就不能單用一種方式去完成目標。像春秋五霸也是兼併弱國,討伐昏聵糊塗的君主。只要取得益州之後,善待劉璋家族,大加封賞,這樣又何來失信天下?而且就算今天不想取得益州,依照益州目前情況,早晚也是被人奪走。」
劉備聽完之後,總算下定決心,奪取益州。後來進入益州之後,龐統一直提醒劉備該如何取得益州,甚至獻出上中下三策,來奪取益州。
從奪蜀三策角度來看,龐統隨時能依照實際情況,洞察敵我局勢,迅速安排可執行方案,而非空談闊論。相信不論劉備選擇上策或下策,龐統都能重新制定良計,制敵機先。
三策之中,上策對於劉備軍團來說最節省時間資源,但後人多半評論上策過急,益州民心未定,劉璋再怎樣闇弱,也有不少將領部眾,就算拿下劉璋,也不能讓益州百姓信服,後遺症最大。
鬍子哥則認為,或許剛入益州劉備顧慮是如此,但提出三策已經是入蜀一年多,大致上對於益州民心向背也有所了解,要製造出兵攻打的理由,也是輕而易舉,認為是劉備心裡還沒全然準備好。畢竟益州有部分將領已經心向劉備,何況龐統策略也是跟法正討論過,兵貴神速,因為劉備顧慮,反而延誤時機,劉璋察覺劉備有反意,導致張松被殺。或許這一切在採用上策之後,都可以減少更多戰事與耗損人才。照龐統一開始對劉備所說,取得益州後,只要善待劉璋,大加分封,安撫地方豪族,相信不少問題都可以減緩。
歷史對於劉璋記載似乎過於軟弱無能,先不論是否為了奪取益州而形成的藉口,但事實上劉璋對於地方豪族管理是很頭痛也無奈,畢竟各家領導者都需要當地士族或豪族支持,才能立足稱王,但是如果無法有效管理,最終王位也是不保,像是司馬懿門生故吏滿天下,他本人也是士族出身,曹魏王位最終也輸在這些士族手上。所以諸葛亮入蜀後,告訴法正,法令嚴明才能整治益州的理由,其實是解決了劉璋無法解決的問題。
在劉備採取中策奪蜀過程中,一路降服劉璋部將,最後相會於涪城。劉備欣喜之餘召開酒宴大會,表露自己很開心時,龐統這時候硬生生潑劉備冷水,直諫劉備這樣不該是仁義之師所為。從此處來看,龐統始終堅持尊德但講權變,而此時宴會上諸多劉璋舊部將,正該仁義收服人心之時,此時劉備卻是忘了一開始顧慮自己本身失信失德於天下的事情,把龐統趕出去後,稍微酒醒後,又派人請龐統回來,雖然龐統回來後自顧自飲,最後還是給劉備台階下,來個「君臣具失」
所以回過頭來看龐統,不得不佩服他對整個天下局勢洞察力,對於攻蜀的應變之道,甚至敢在涪城酒宴上直諫劉備的非仁之師。假如龐統沒有在包圍雒縣時,中流矢而亡的話,劉備絕對能保留荊益兩州,三分鼎足分庭抗禮!
可惜的是,依照龐統個性來看,不管率軍包圍雒縣,或是進攻其他城池野地,一定會親自跟士兵在第一線,指揮調度,把自己放在最危險的位置,而不是在大本營後面等著決勝千里。

發佈留言